鼓动多征营业税物业税以遏制房价飙升可能么?

鼓动多征税以遏制房价飙升是危险论调

每当部分城市的房价出现高涨时,就有许多“专家”、意见领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愤青们高呼抑制房价上涨的唯一方法是实行物业税,理由是现行的中国制度中房地产在生产、流通环节的税很重(包括土地出让金),但持有环节的税很轻,因此造成一个人购多套房,而投资让房价暴涨。如果加大了持有环节的税收,则拥有多套房的投资者会减少,房价就会跌下来。生产与流通环节的税收降低、成本降低,购房的初始成本与价格也会降低。

但事实早已证明,这多半只是有关部门多征税的一个借口,在卖方市场下,无论保有环节还是交易环节增税,都丝毫无助于打压房价,反而会将这些保有和交易过程中增加的税费成本一古脑儿地转嫁到买方头上,实际中抬高房屋价格。

以近年来反复多次的营业税为例。2006年6月1日前,我们实行的是二手房满2年即免征营业税的管理办法,但是从2002年到2007年年初,全国房价都只是持续、稳定地小幅上涨。然而,2006年6月1日以后,二手房营业税免征的年限由2年变成了5年,二手房交易环节的税收大大增加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2007年的房价大涨!交易环节增税不是房价大涨的罪魁祸首,但指望通过增税打压房价无疑是痴人说梦。

而住房的每一次交易,都要将各种税费打入购房成本,平均每次税费达到10%以上,意味着每次交易都将使房价上涨10%以上!

物业税是同样一个道理。要使物业税达到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目的,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每年房价上涨的幅度须小于所缴纳的税收;二是增加的税费成本不会转嫁到买方头上。但在一个卖方市场上,这两个条件都不可能满足。而且,对于物业税这样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税收,如果盲目开征,还会给下游的租赁市场带来极大影响,从而有可能全面提高整个社会经济运行的成本,进一步缩小创业空间,减少就业机会。到时,现在大声疾呼通过增税来打压房价的,也许不?像现在一样买不起房,而且连工作机会都丢了!

增税除了在效果上达不到预期目的,而且在合法性上也存在问题。首先征税必须经过全国人大,是否税务部门可以自行随意调整?其次根据现有的土地出让制度,在土地出让这一环节,z-f已经收取了40年或70年土地使用费用,也就是说,z-f在土地出让时,已经一次性收取了40年或70年的“物业税”,再开征物业税在逻辑上就成了一种重复征税,这当然是不合理的。要么放弃收取土地出让费,要么开征物业税,二者只能取其一。国外开征物业税的国家和地区,从来没有哪个地方出发点是用来打压房价的,而且其物业税是建立在土地永久性私有的前提下,连土地下面的矿产和文物都归私人所有!

物权和税权,是xianzheng和minzhu的两大基石。充分保障私人物权和严格限制z-f税权,是现代国家和现代z-z的基本要求。如果仅仅出于“打压房价”这样一个效果可疑的短期政策目标,就允许、鼓动、怂恿z-f随意征税,将开启z-f滥征公民财产的恶例,是对《物权法》的反动。我国当前有20多个税种,但只有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由全国人大制定,其他的税收法规都由z-f制定,解释权更是在财政税收部门。当务之急是限制z-f的征税权力而不是相?。多征税z-f肯定高兴,但如果滥征则严重影响z-f的信用和形象。由于税收是国家依凭权力对公民私有财产的无偿征收,涉及公民的私有财产权,所以一定要严格依照以民意为基础的法律规范征收,绝不可随意多征、滥征。用征税建立抑制房价上涨的海市蜃楼,比房价上涨更可怕。

把房价上涨归罪于投资客,也是打错了板子。可资借鉴的是汽车市场。中国的汽车市场没有一个类似房地产市场那样的个体投资客,汽车一到个人手里,哪怕一公里也没有开,它就立即贬值。但这并不妨碍中国的汽车价格比美国高出几倍。有消息说,中美车商运营利润率之比为30%:5%,购置环节税费之比为50%:5%。这些费用最终毫无例外地都将打入车价房价!我们的汽车税费是足够高的,10倍于美国,最后通通被打入了车价!宝马Z4型的车,美国是3万美元,我们是60万元人民币,是美国的3倍。

中国的房地产价格之所以畸高,通货膨胀、计划经济时代长达半个世纪被高度抑制的住房需求被激活、市场供应不充分,都是主因。釜底抽薪地解决高房价问题,办法只有打破土地垄断供应模式,增加土地、房屋供应并且形成土地的完全竞争式供应。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