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不是因为房价太高,而是因为大多数普通民众收入太低

二是要牢牢管住央行滥发货币的手。劳动和社会保障部2004年一份报告曾披露,1993年到2004年长达12年时间里,珠三角地区月工资水平只提高了区区68元。若扣除平均每年高达20%的物价、房价增长因素,实际上是负增长。工资性收入占GDP的比重每况愈下,物价、房价的上涨却一日千里。

同时,农民的宅基地和房屋却不能和城市住宅一样享受到因货币贬值而带来的资产增值的空间,也不能像城市住宅一样因享受按揭权利而消解通货膨胀给自身的损失。

因此,除了工资应该像正规外商独资企业一样享有10%以上的正常年增长机制以外,应该放开市场,把农民对宅基地和房屋的财产权利完全还给他们,使其拥有正常的财产性收入。

与此相关的是第三条,z-f和开发商低价强征农民土地、强拆市民住宅的恶行必须在xianfa和物权法的层面下得到彻底遏止和矫正。

四是行政性垄断必须打破,少数垄断企业职工只占全国职工总人数的8%,收入却连年稳占全国职工总收入的55%以上的不正常局面必须改观。尤其是这些垄断上市企业内外两张皮的问题必须向全国人民解释清楚:为什么像中石油这样的企业,其海外的H股股民有优先分红的权利而且一元钱投入平均每年能分得两元多,而内地A股股民十多元一股却只能分一毛钱?一些上市公司老总甚至对不分红或少分红振振有词,说什么在A股市场更多股东投资是看重二级市场股价上涨带来的回报。这种谬论等于告诉公众,上市公司除了向股东圈钱之外,只相当于为股东们提供了一个合法的赌博场所。

财富分配的公平正义本身,就需要社会的公平正义来实现,管住公权力和权力经济与民争利,成为其中重中之重的课题。至于房价,则不是因为房价太高,更多的是因为大多数普通民众收入太低!3月5日,住建部部长姜**在谈到房价走势时说:“是稳定的,肯定是稳定的!总理都说了,房价必须保持一个合理的程度,这是必须做到的。”当记者再次向他询问未来房价是否能稳定时,他说:“能稳定,总理都说了,不稳定怎么行,肯定行!不行也得行!”

但只要城市化和通货膨胀的长期趋势不变,这种政策强行打压的房价稳定只能是短期内、暂时性的稳定。增加保障性住房的供应更是杯水车薪。就拿2010年来说,在史上最严厉的打压房价政策下(包括史无前例的公积金二套房贷首付也要40%),2010年安排的保障性住房专项补助资金632亿元,比上年增加81亿元。建设保障性住房300万套,各类棚户区改造住房280万套。如果把632亿元的投入与去年房地产销售和土地出让收入比较,会发现它是那么的微不足道。2009年房地产销售额是43 995亿元,是632亿元的70倍;房地产商利润破万亿元,632亿元只占其利润的6%,比开发商的融资成本还低得多;2009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15 910亿元,是632亿元的25倍。这种投入不要说抑制房价,就是解决少部分人的住房问题都很难。更何况数以亿计的流动人口根本不在各级z-f的保障视野之内。

对此,消费者一定要保持清醒,凡事不要指望别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