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相比二三线城市房价高涨的原因

圈一块地给中低收入者盖房,可行吗?

2010年春节期间,我和一位苏州的企业主发生了争执。他认为,解决老百姓住房难的问题非常简单,只是z-f有没有那个决心。办法更简单:土地不都是z-f的吗,每个地方划出一片土地,盖的房500元一平方米卖给买不起房的人就行了!

我没有问他类似于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中骗购骗租等道德风险如何避免、z-f用什么样的廉洁机制和火眼金睛甄别低收入人群的问题,我只提了一个问题请他回答:今日中国面临的问题,是千年未有的人口高密度、高速度流动的问题,是该由人口的户籍所在地z-f完成这项工作呢——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还是由人口流入地z-f完成这项工作——他们有没有这个积极性?如果此地z-f刚刚为此人办了这么一项工作,其人乃至其家庭又流动到另一个地方去了,怎么办?

曾经还有专家学者建议,对城市居民也采取和农村居民一样的政策,户均一块宅基地。这样的建议,除了同样面临上述人口大流动、大迁徙的挑战外,更面临着人口集中度无法实现、浪费土地等问题。

现在的问题,并不在国人有没有房,而是在工作的地方有没有房。诚如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09年《农村经济绿皮书》指出,农民住房空置率已经达到30%左右。

并不是说家家户户有一套房,人们就安居乐业了。住房最要紧的并非居住功能居住属性,而是它与交通、商业、教育、医疗等配套和就业息息相关的社会属性,否则就不会有房地产业的“地段,地段,还是地段”说,也不会有大中专毕业生、博士硕士生“宁要北京上海一张床,不要中小城市和农村一间房(一栋房)”。任**先生曾经提出“农民买不起房就回农村”的谬论,莫非任先生生活在真空中,随便在哪个地方拥有一个小小蜗居就能生活工作自如?我可以送任**先生一块老家的宅基地,允许他自建,盖多豪华都可以。前提是任先生卖掉城里的房子,并且要和家人一起在那块宅基地上盖的屋子里住满3年,不能三天两头借开会、工作等名义到城市住宾馆。当然我还会允许任**先生在那块宅基地上的屋子里使用宽带互联网,等等,一天也不中断地行使他的公司老总权力,真正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须知,咱们的农民和农民工以及绝大多数工薪一族可是没有这个长袖善舞的本事的,如果他们固守在农村那片土地上,虽然有自己的宅基地和房屋,但却有可能连工作都没有,吃饭和孩子的学费、老人的医疗费都无从保障,所以他们宁愿住城市的桥洞、住没有阳光和暖气的地下室,忍受饥寒交迫也要到城市来。

这时候的z-f往往会采取多种措施打压房价,而且只要z-f下定决心,特别是牢牢收紧房贷关口,一定能在短期内使社会资金逐步退出,从而导致部分房地产商的资金链紧张,进而带动房价回调。但中国的楼市问题是社会经济结构性问题的综合反映,如贫富差距太大;垄断企业过于动物凶猛且赢利不向内地股民分红而只向H股股民大肆分红;“两头在外”的实体经济苦苦挣扎,掌握不了定价权;民营企业z-f管制过多,腐败成本过高,而且税负过重,导致大量资金过度集中于房地产投机而无法进入实体经济;普通百姓投资渠道狭窄,股市不健全、不健康,形同做千的赌场,等等。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