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行为的实现是更多的 靠不可量化的直觉分析还是更多的靠冰冷的规则

十年前我主要靠预测来完成交易;五年前我主要靠分析 来完成交易;现在我主要靠规则来完成交易。回顾我的交易 成长之路时发现:我事实上是在逐渐的减少自由意志,而又 逐渐的增加冰冷的规则。本以为进入期货市场能够通过市场 间的非相关性来提高自己自由选择的余地,但半年的期货生 涯告诉我的却是截然相反的结论。

交易是艺术还是科学?或者说交易行为的实现是更多的 靠不可量化的直觉分析还是更多的靠冰冷的规则?也许交易 行为的实现必然是艺术与科学的结合,但现实让我越来越远 离艺术的成分。

十年来我对交易行为自己选择的余地已 经变得越来越小,我也越来越发现我在市场面前真的无能为 力。曾经进入市场时的那种激情与壮志已经几乎变成一种永 远不能实现的奢望!成功的自豪感、分析市场的乐趣、人定 胜天的自我价值,已经渐渐离我远去。这未免让我感到一种 莫名奇妙的凄凉感!

因为“失去自己的位置是谁也付不起的代价,甚至洛克菲 勒”,所以离市的交易行为也是绝对的。所谓止损就是把可能 的错误当作错误来处理,那么我为了避免伤及元气自然就要 丧失正确率。也就是说,我如果想靠交易盈利就必须依赖于 大的赔率,或者说大的利润。一个交易者的正确率越高,就 越不用忌讳放走利润。但我可不行,我必须依赖不经常出现 的大利润来弥补我的止损成本。

如果利润是没有成本的不 劳而获,那么放走大的利润也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但我恰恰 有很多由止损带来的成本。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的交易能 否长期获利,完全是取决于我对大利润的把握。丢掉位置我 将无法生存,所以当趋势没有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就不 能离开。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