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地、农房的产权化货币化会对房价带来什么影响?

我个人认为陈**先生是继杨**之后,当今世界上最好的华人经济学家。他的这一观点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 森的看法和《资本的秘密》作者赫尔南多-德索托的观点互相印证。阿马蒂亚-森认为,衡量经济成就的标准应该从效率标准转向自由标准。德-索托也认为,穷国和穷人之所以穷,不是没有财富,而是其大量土地、房屋等财富由于产权模糊,无法成为可以进入市场流通的“资本”,进而严重影响了交易和财富再生。用今天时髦的话说,是有财产而没有“财产性收入”。德-索托领导的秘鲁自由与民主学会被《经济学家》列为世界上两个最重要的“智囊团”之一,其个人被《时代》和《福布斯》杂志称为世界上最具号召力的改革家之一。


诚如陈**教授所言,房价会不会往下跌很多呢?很难,一方面地方z-f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因为他们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就像吸鸦片,上瘾了;另一方面z-yz-f也不愿意,因为这么多银行贷款都压在房地产上,房价下行太多就会形成银行系统风险。由于过多的行政干预,房产市场把z-f卡在进退两难之中,涨跌都不行,涨了会带来过大的资产泡沫,种下未来的金融危机;跌了会带来近期的银行危机和地方财政 危机。


今天的中国,也必须回到“以自由看待发展”的基点上,以尊重财产自由、人身自由和创造自由为发展的依托。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成就来自市场经济,归根结底是来自现代产权和人员流动制度下人和物的解放。但过去几十年,我们只解放了极小部分的市场和资本,因为占全国土地和房屋2/3以上的农地、农房没有自由产权,不能进入现代金融体系和自由交易体系,一方面导致农业不断碎片化原子化,另一方面导致边远地区农民的土地、房屋财富不断贬值,无法变成进城创业的原始资本。而产权不明晰不自由,导致不仅乡以上z-f机构可以肆意侵犯农民土地和房屋权益,连“自治”的村组织也可以以集体的名义无偿占用集体财富。比如广州两级法院判定猎德村“钉子户”必须无条件服从以村集体名义做出的赔偿条件;北京草桥村几个村干部就可以背着村民向开发商借款以亿元计,且私自以几百户村民的补偿房屋充抵,导致数百户村民强行抢占开发商已售房屋。

马克思说,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全人类自由发展的前提条件。这里的自由,就必须从人身自由和财产自由开始。今天的中国,财产自由和人身自由甚至比民主更紧迫,这些基础自由比选择领导人的权利、比民主决策的权利更迫切。否则,就像十多年来的乡村民主自治,没有财产自由和人身自由(迁徙自由)奠基,犹似空中楼阁,十多年几乎都在原地踏步?

对于农村形势,很少有人认识到的基本方面是农地、农房的产权化货币化这一趋势所带来的潜在变革力量,可以与20世纪90年代末的住房私有化相媲美,甚至具有更加伟大的摧枯拉朽的变革力量。

农村金融改革、农地货币化和社会福利如果得以推行,必将在未来5~10年,彻底改变中国农村贫穷落后的局面,使之成为国家经济增长、缩小城市鸿沟的巨大推动力。

在土地私有化和农房私有化及资本化、城乡自由交易的基础上,z-f可以在新的相关房地产领域用物业税取代现有的土地出让金模式,确保z-f获得更加长期、稳定的财税收入。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