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太高的部分原因在于大部分国民工资收入太低

二是现在城乡居民虽有20万亿元存款,但平均每人不到1万元,而且估计80%以上掌握在20%以下的人手里。国家统计局宣布2008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29 229元。但是这只是一个平均数,统计过程把中国最广大的工薪阶层排除在外:大量农民工(仅此一项达2?多人)、城镇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而且统计的是个人税前工资,并且包括个人交纳的养老、医疗、住房等“个人账户”的基金(占工资总额11%左右,多数掌握在z-f手里,个人无权支配)及住房公积金(占工资12%以内)。数字显示,连续多年电力、电信、石油、金融、保险、水电气供应、烟草等垄断行业共有职工833万人,不到全国职工人数的8%,但工资和工资外收入总额估算相当于当年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55%。

第三方面,我们增长的财富大部分利润被外国人拿走。外贸依存度长期高达GDP的70%左右。通用汽车总裁曾不无得意地表示,“我们与中国企业各取所需,中国人得到了GDP,我们得到了利润。”(《瞭望新闻周刊》2009年4月20日)同时,大量“垄断国企”早已成了境外上市企业。据悉,从1993年到现在,我们的垄断企业积累的未上缴利润达几万亿元。巨额垄断利润大部分拱手让给了真真假假的“海外投资者”。宁赠友邦,不予家奴。中石油在美国上市融资不过29亿美元,上市4年海外分红累计高达119亿美元。仅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移动、中国联通4个公司4年海外分红就超过1 000亿美元。而中国全部上市公司,在18年里给全体股民的分红总额刚刚超过2 000亿元人民币,还不够近20年来股票交易过程中的税收!中石油在中国香港上市的时候,发行价只有1.27港元;回到内地上市,却以16.7元的“低价发行”、“回报内地股民”。

这样一算,30年来收入跟上或超过GDP增长步伐的,仅仅是极少部分人,大部分人被时代的列车抛在了身后!经济学有一个词叫做“悲惨式增长”,我们还没有走出这个陷阱:高能耗、高污染、低分配。经济增长的成果被少部分人掌握和拥有,大部分人承担经济增长的成本。

当然,“任**谬论”中有一个致命伤,就是用城镇平均工资代表了全民收入水平。曾经撰文指正,又引来任**在其博客上撰文为自己辩护,其辩护却愈显其漏洞。

首先,职工平均工资的统计方法,历史上和今天在抽样形式上确如任先生所言没有区别。但是,其“内容”却发生了根本性变化。20世纪七八十年代,基本上是国企一统天下,绝大部分城镇职工都被统计在内,农民则还在农村就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时候的国企利润也很低,平均收入也低。但是,国企改革“减员增效”之后,国企蛋糕以不止百倍的速度增长而参与分蛋糕的员工却减少近半。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职工从1997年年底的7 800万人减少到2004年年底的4 500万人,减员的幅度大概是42%。在最困难的1998年,2/3以上国有企业亏损,全国国有企业加起来的利润才213.7亿元。而到了2007年,全国国有企业上缴税金1.77万亿元,占全国财政收入的34.5%。与2002年相比,全国国有企业户数虽然减少了4.36万户,但营业收入、实现利润、上缴税金分别年均增长18.7%、36%和20.4%。就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美国500强企业2008年利润总和仅为989亿美元、创55年以来最糟糕记录的同时,中国内地行政垄断企业却一枝独秀:国资委数据显示,2008年,仅140多家z-y企业就实现利润6 652.9亿元,接近美国500强全年利润总和。其中,更有中国石油、中国移动、中国工商银行三大企业利润过千亿元,成为行?的全球最赚钱公司。

目前我国劳动工资统计制度的数据,只覆盖约1.1亿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而1.5亿乡镇企业工作人员、7 000万私营单位雇员、5 000万个体户的工资数据均未被纳入其中。9亿多农民(含2亿多农民工)的收入更是不及城镇居民的1/3。被纳入职工工资统计的,光国企员工一项就比1978年代减少了3 300多万人,相比于1.1亿的统计基数,何其庞大!

也就是说,当年国企改革减员增效的目的是达到了,但社会财富的分享机制却被极大扭曲了,越来越少的人在占有和分享越来越大比例的社会财富,而这少部分人,则成为国民收入的“平均工资代表”。

其次,未纳入工资收入统计中的部分演员、作家、写手、网店店主、经纪人、股民、自由职业者、小商、小贩、小企业主等,的确有任先生所言的高收入者,甚至极高收入者,但总体而言,高收入者只占其群体的极少部分。

最后,任先生说,农民工在城市的低收入,回到家乡也许就变成了高收入。这也是实情。但他们平均每月千元的“高收入”,也要用来在农村改善住房,更要用来给孩子支付高昂的学费和老人的医疗费。30年来,进城的农民工人数已达到2亿多人,其中大部分长期居于城市,?们也迫切需要在城市购房安居。但他们几乎被完全排除在了z-f保障和房地产市场之外,恰恰是这个时代最需要住房的人。

当然,我不认为收入问题说清楚了,就能把房价“压”下去,房价也是不可能强压下去的。一个社会有多少货币资产,与之相对应的实物资产就对应出价格。关键是要解决国民财富一次分配中的两极分化和“国富民贫”问题。换言之,根本问题不在于房价太高,而在于大部分国民收入太低以及垄断地价等问题。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