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工资增长赶不上资产价格上涨

原因之四在于收入分配结构问题

2009年博鳌论坛期间,素来站在言论风口浪尖的华远集团总裁任**算了一笔账:1978年GDP大概3 000多亿,现在是30多万亿,增加了100 多倍;1978年月工资全国平均28.6元,现在也增加了100倍;1978年我们大白菜2分钱一棵,现在2元钱,也增加了100倍;房价只增加了16.6倍,等于没有涨价。此言一出,“逻辑混乱”、“一贯藐视公众智商”、“奸商欺诈”等呵斥声不绝于耳。

我认为,在这个纷乱的时代,任**总体是相当清醒的。他的言论屡屡成为众矢之的,并非其有意要语不惊人死不休,恰恰是因为他无意之中触及了时代和人们的痛处,触及了真问题,这才引发人们本能的反弹。但基于立场的本能反弹只是动物本能而已,人类除了本能更可贵的是理性。社会的进步需要时时触摸时代的痛处,才能理性地思考并采取合适的治疗对策。如果一遇到人摸到你的痛处就跳起来骂人,拒人于千里之外,这个世界上谁还敢帮你治病疗伤?人们把对高房价的仇恨迁怒于一个任志强,能解决哪怕是最小的问题吗?即使实践证明他的话句句是真理,房价就因此成倍地上涨吗?即使我们“众志成城”唾沫横飞将他批倒、批臭甚至真如某些人期待的那样因言问罪剥去其房地产公司总裁的职务,房价就能够因此而降到大家期待的价位上来吗?

有人说,1978年的时候,中国根本就没有商品房这个东西,不知道任**所说1978年的房价是怎么来的。那时候的确没有商品房,但农民自建房和中小城镇居民自建房的成本应该是有据可查的。有人说对居民收入进行年度比较的时候,必须扣除价格因素。扣除价格因素之后,中国的GDP 30年来实际增长14倍,而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增长9倍左右,农民收入增长6倍左右。并不是任**所说的增长百倍。那么,房价上涨部分是否也应该扣除价格因素呢?否则就是双重标准?由此,这个貌似很有说服力的反驳还是没有说服我。

在“任**谬论”的背后,其实隐藏着破解中国经济核心秘密的金钥匙,就是为什么普罗大众的相对购买力没有随着经济突飞猛进的增长而同步、正比例增长?一是如耶鲁大学教授陈**的分析:从1995年到2007年,去掉通胀成分后,z-f财政收入增加5.7倍,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增加1.4倍,农民人均纯收入才增加1.2倍。在当下,超过76%的资产属于公共拥有(即z-f所得),民间只有不到25%的资产。一份来自中国社科院的报告披露,1992年至2007年的15年间,职工工资报酬所占比重降低了12%。

根据著名经济学家郎**教授提供的数据,全球薪资收入欧美最高,占GDP的55%,南美洲为38%,东南亚为20%,中东为25%,非洲为20%以下,我们国家2009年是8%,全世界最低;但工作时间全世界最长,一年工作时间为2 200小时。多么勤劳多么可怜的民族!

但另一方面,我们在“国富民穷”的背后,是z-f财政收入大部分用于投资和z-f自身支出,仅“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买车”一年就达9 000亿元以上,更不用说各地竞相奢华的z-f楼堂馆所和比正常市场价贵得离奇的z-f采购。公民的养老、医疗、住房等社□保障却基本上付诸阙如。

从20世纪90年代初到2005年的《中国统计年鉴》显示,初次分配中,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由68%降至60%,z-f和企业部门分别由16%、16%升至17%、23%。此外,再次分配中,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由69%降至59%,z-f与企业分别由19%、12%升至21%、20%。

而这期间,随着货币量大增,物价飞涨,具有独立产权的有效资产(如房地产)价格也飞涨。一方面,是非垄断企业职工工资收入比重不断下降,另一方面,是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的宅基地和房屋因无法实现资本化而丧失平等获得资产性收入的机会。物价上涨,无疑是对他们的又一重剥夺(个人观察,最近8年,沙县小吃平均涨4倍——这是物价上涨的末端——粮油、蔬菜和肉价上涨的体现——这几个方面价格的上涨,意味着整体物价的上涨;房地产价格平均涨4倍)。光靠工资增长永远赶不上资产价格上涨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