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城市群大城市圈有利于促进生态环境保护

城市群战略实现区域与环境协调发展

2005年8月17日,河北省z-f与亚洲开发银行在北京正式发布了《河北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该报告称,根据中国的贫困标准,在国际化大都市北京和天津周围,环绕着河北省的32个贫困县3 798个贫困村,贫困人口达到272.6万。该报告首次提出了“环京津贫困带”的概念——“环京津地区目前存在大规模的贫困带。”

河北省这次采取了一种很规范、国际通行的方式,借助亚行的帮助,通过规范的调查研究,由国际与国内机构进行独立研究,然后以战略研究的方式提出问题。这一研究的科学性与中立性,通过其规范运作的方式得到了保证,这也使得研究中提出的问题和建议,不能被视为仅仅是来自地方的一己之见。

“环京津贫困带”的概念很有冲击力,连国家发改委人士也表示,“环京津贫困带的提法的确很猛!”这一概念将京津冀区域差异问题,以极为浓缩、生动的形象进行了展示。一些参与课题的专家表示,“像河北省这样在距离首都不到100公里的区域内还存在着大面积贫困化地区的现象在世界上也是极为少见的。”报告中的数据对比称,北京地区农民收入人均7 000元左右,而环京津贫困带的农民人均收入不到2 000元。课题组专家还表示,“环京津贫困带甚至与西部地区最贫困的‘三西地区’(定西、陇西、西海固)处于同一发展水平。有些指标甚至比‘三西’地区还要低!”在离北京256公里处有一个四口之家,“房子是土泥房子,屋顶用柳条糊住。家具是一个水泥柜、一口锅、几个碗,另外还有几只羊。家中全部资产不足1 000元。”

“环京津贫困带”的提出,一方面把城市区域协调发展的问题用生动的形象摆在了人们面前,引起人们的强烈震撼;另一方面,也把城市发展和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问题给了世人一个极其直观的印象。“环京津贫困带”报告认为,“环京津贫困带”的形成有历史、现实、自然的因素,也有人为因素。为保护首都及其他城市的水源和防止风沙危害,国家和地方z-f不断加大对这一地区资源开发和工农业生产的限制,不断提高水源保护标准,使当地的工业、农业和畜牧业蒙受了巨大损失。因此,对于北京和天津来说,如何进行合作甚至补偿周边地区,将是合乎情理和道义的,并且是区域协调发展所必需的。报告认为,“国家要生态、地方要财政、农民要吃饭”这三方面的关系没有处理好,导致该地区持续贫困。“环京津贫困带的根源不在贫困本身”,而是决策、管理、政策上如何协调一致的问题。

陈*先生日前在《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2005年8月23日)撰文认为:简单的“输血”是不够的,应该赋予环京津贫困带“造血”功能。最有效的办法是京津冀市场的对接、产业的融合与转移。一种简单的思路是,除高精尖工业外,京津其余工业应迅速向周边转移,至少产业链应该延伸到周边贫困带,探索京津冀“双赢”或“多赢”的区域间协作发展机制。

这个思路,也许有助于解决“环京津贫困带”的贫困问题,但却必将以牺牲其中下游也是京津地区的环境为代价。事实上,“环京津贫困带”体现出的矛盾,恰恰是环境保护和地方经济发展与百姓致富之间的矛盾,而不是一般的城市区域协调发展的矛盾。

很显然,消除“环京津贫困带”不能以牺牲京津及其他地区的环境为代价,京津地区的人口总数也远大于“环京津贫困带”的人口总数,即使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也不可能通过牺牲环境来消除局部贫困。我们已经为了京津地区的环境而牺牲了“环京津贫困带”,不能在同样的问题上再一次顾此失彼。

在这里,“环京津贫困带”为谁而贫、因何而贫的问题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为了生态保护而致贫、为了保护京津地区而致贫。当地对于生态保护的投入并因此减少工农业畜牧业收入,但直接享受生态保护成果的,却是其“下风下水”的京津地带。

类似的情形,想必非京津城市带所独有,只不过京津地区地处华北,其空气和水源地生态更为脆弱,这方面的差异也更为突出。在中国的城市化过程中,今后我们还将会不断遇到这方面的挑战。

毫无疑问,我们必须寻找一种共赢的模式,既不影响环境保护,又不影响百姓生存和致富。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亚洲开发银行这份《河北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参考了美国田纳西流域和阿巴拉契亚地区,意大利的南方地区和西西里岛,日本的北海道地区,以及国内广东、浙江、福建、山东、上海等东部沿海地区经验,提出“建立京津冀北生态经济特殊示范区”的设想。但这一设想可能与上述“西方经验”和国内的“东部经验”有很大差距,实施起来并不容易。差距主要表现为:环京津地区的治贫问题,是一个跨省的区域合作,而我国目前的生态补偿机制并不健全,甚至很多方面几乎无从操作;区域间的谈判协调能力也不对等,也缺乏相应的制度支持。完全由国家来承担,更不现实。

但有一点是应该肯定的:“政策性贫困”应该获得“政策性补偿”。对于“环京津贫困带”的民众为了环境保护而做出的牺牲,政策决策者以及环保受益方应该共同为此做出一定形式的补偿。在生态补偿机制缺乏、很多补偿内容无法科学、合理量化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城市群合作战略”,从两方面着手改变现状:

通过省区之间、城市群之间的战略合作,在改变生态贫困带农业生产方式的投入上给予补偿,在保证当地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和农民脱贫致富相统一的前提下,通过政策和区域补偿促进当地农牧渔业生产方式以及农民生活方式的转变。

通过发展城市群促进生态移民。北京、天津等发达大城市,帮助和带动河北,发展京津冀大城市圈,通过一定的政策和经济补偿机制,有计划有目的地吸引生态保护圈的居民适时迁出,适当减少生态保护区内的人类活动,直至留在当地的人们仅凭生态保护就能脱贫致富。有人认为,采取人性化的措施疏散京津地区的人口,也是缓解区域生态环境紧张的一条出路。我认为此路不可行。且不论京津地区人口是否能够天随人愿得到疏散,中国人口就这么多,疏了此处必然密了彼处。在人口总量不变的静态环境下,缓解生态环境压力的最有效就是让更多的人进入城市。假设在农村平均一人要五亩地才能生活幸福,在城市也许平均一亩地就能够富裕幸福!这样,相当于每从农村迁出一人,就腾出了四亩生态区。

“环京津贫困带”提法虽然很猛,但不可怕。关键是城市要有区域合作的大视野和“海纳百川”的大胸怀。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