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磁石效应”虹吸现象和“公共汽车效应”

二、城市的“磁石效应”和“公共汽车效应”

据新华社消息(记者李南玲 姚润丰),作为中国最大的移民城市,深圳的管理人口2005年已达到1 200万人(《中国青年报》2005年8月22日)。耐人寻味的是该报道将深圳的人口结构分为4种:一是原住民,即特区成立之前的当地人,约31万人;二是户籍人口,165万人左右;三是常住人口,有432万多人;四是包括来深圳做小工、当保姆等的滞留人员,约有600多万人。

将非户籍人分为常住人口和“滞留人员”,在人口分类统计中,似乎是个独特的创造,耐人寻味,它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北京市民建议“限制低素质人口”。

一些人在设想对城市实行“人口控制”的过程中,自觉不自觉地用最陈腐落后的身份等级观念将人分为三六九等。他们有所不知,在一个资源配置高度市场化的社会生态系统中,人口的自由流动和自由迁徙就像空气流动一样难以人为调控。于是一些人转而求诸别的办法。比如很多人认为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人口压力”越来越大,是因为享受到了更多的财政拨款和政策优惠。如果通过产业调整和解决财政预算问题来控制人口,或许是解决人口问题的釜底抽薪之举。

这种想法很普遍,有一定道理,但也并不全面。北京1 100万户籍人口,外加400万非户籍常住人口,占全国人口1%多一点,却占全国财政开支的2.7%(《新京报》2005年8月14日)。但日本东京20世纪50年代占全国人口的10%,财政支出也占全国的10%。到2000年,其人口仍然占全国的10%,1 200万左右,但是今天,却猛增到了3 500多万人口,占日本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强。日本作为一个市场经济高度发达国家,东京之于日本享受到的特殊财政支持可不像北京之于中国那样“近水楼台先得月”。

再说上海和深圳,上海和深圳不像北京有那么多z-z资源带给它的财政倾斜,但是几年来人口一样突飞猛进。深圳2001年人口只有400万,今年常住人口已突破1 200万。

在我国,人口超过千万的特大城市还有重庆,重庆的发达程度远远比不上北京上海深圳,为什么也聚集了那么多人口呢?

因此,如果不认真研究总结城市发展本身的规律,则无论是试图通过产业政策调整,还是通过财政公平策略,抑或是通过什么“人性化”手段“限制低素质人口”进入还是“鼓励人们从城市转移出去”,都是不得要领,结果都是做无用功。

在我看来,城市发展有一个重要的规律,用形象的比喻就是“磁石效应”:往往是越大的城市,吸附资源和人才的能力就越强,就像越大的磁铁磁性越强一样。城市发展的原因是格外复杂的,自然的、历史的、z-z的、文化的、经济的,都是原因,但这一切,都摆脱不了“磁石效应”的控制。在中国,人口达到100万以上的城市(为什么是100万,我有过专门论证,也有联合国的调查数据为证),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强磁场”,强烈地吸附城市以外的人口和资源。这种“磁石效应”,是自然、历史、z-z、经济、文化综合作用的结果,试图用人为的、单边的力量对它做出改变,犹如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或许有人说“城市化完全可以通过发展更多的城市来实现,而不一定通过所有人都涌进几个特大城市来解决”。其实,“发展城市”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也就是个体自由选择城市的过程,而不是城市来选择个体。而所谓“特大城市”是个什么标准,却是无法自我定义的。如果2001年深圳400万人口的时候宣称自己已经特大,并且采取一切办法(事实上不可能)控制人口,那么今天其1 200万人口又是什么概念?同理,2000年东京人口1 200万,它也不敢宣称自己已经?大因此就阻止“外来人口”进东京,而东京今天已经有3 500万人口。既然所谓“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无法自我论证,其“控制人口”的理由自然也站不住。

但为什么一直听到有人说要控制城市人口呢?这就是城市发展的另一个效应——魏**先生说的“公共汽车效应”:住在城里的人,会因为外来人口不断进入而感到不满,因为他们的生活空间日渐局促,他们会觉得比起原来的生活感觉更拥挤,更嘈杂,上下班消耗的时间比原来更多。于是他们就会呼吁,对外来人口的进入要加以限制。这就是所谓的“公共汽车效应”:没有上车的人拼命往里挤,已经上车的人就希望下面的人不要再上了。不幸的是现在有关城市发展的大部分决策,就是这些现时的“城里人”做出的。

问题是,城里人认为不堪忍受的拥挤、嘈杂、交通拥堵,城外人也许并不觉得不堪忍受,因为他也许会觉得还是城里内耗小、机会多,更能发挥自己的才华。在我国人口流动越来越自由的情况下,每个人都会寻找“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环境。当他发现某个城市更有利于实现自己的价值,他一定会向这个地方流动。任何人都挡不住,别人无法代替他做出选择。现在的城市只达到“公共汽车效应”境界,即城外人想进来、城里人不希望城外人进入的境界;并没有达到“围城境界”——“城外人想进来、城里人想出去”的境界,说明城市的“容量”还大得很。等到城里人真正不堪忍受了,自然会有一些人乃至许多人搬出去,或者住到郊区,根本不需要任何政策动员和疏导。到那时,顺应的是另一种自然规律:中低收入人群高密度化生存,高收入人群低密度化生存。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