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可能更加节约资源、高效率、文明、有效增长

“高密度城市化”拯救中国

一、“资源极限”呼唤中国城市化

鉴于北京、深圳等国内大城市试图想方设法控制人口,并且人们热烈地议论这个话题,学者秋*先生提出一个观点:城市的人口最优规模无法计算,也就是通过行政手段无法达到城市人口规模的最佳效果。而在自由的城市里,资源是没有极限的。其论据之一是:1980年,一位生态学家和一位经济学家就5种金属——铬、铜、镍、锡和钨——未来的价格打赌,以1 000美元下注。那位生态学家是58岁的保尔-厄尔利奇。1974年时他预测,到1985年,人类就将进入资源匮乏时代,许多人类赖以生存的矿产将濒临枯竭。那位经济学家名叫米利安-西蒙,他认为,人口增长并非坏事,而是一种实惠,它最终会导致更干净的环境和更健康的人类,因为有更多的人奉献出了更多的创意。因此,地球上的资源是“取之不尽”的。两人打赌的结果于1990年秋揭晓。厄尔利奇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将一纸有关金属价格的计算结果,连同一张576.07美元的支票寄给了西蒙。他认输了,剔除通货膨胀,自1980年以来这5种金属的综合价格下降了。西蒙作为一位杰出的发展经济学家,他再三提醒人们注意这样一个常识:过去几十年,全球人口增长了好几倍,但资源并没有随着人口的急剧增长出现枯竭,相反,所有物品的供应更丰富了。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马**先生提出反驳,理由是:人口与资源的制约关系问题是当今人类面临的基本问题,不仅城市为然。所以,才有全球控制人口的基本共识和中国计划生育的国策。而一座城市比一个地球的空间要小得多,它的资源制约问题更具体、更逼仄,转圜的余地也更小。那么,为什么我们能够接受在全球范围内控制人口,而不能接受在城市范围内控制人口呢?

我认为,马**先生所谓的资源,跟秋*先生所谓的资源,本质上不是一个概念。马**先生文中的资源概念,是宏观资源的概念,是一个地球,至少是一个国家内的资源概念;而秋*先生文中的资源概念,只是中观层面的资源概念,更多关注的是城市资源问题,虽然其引用的论据是一个宏观资源问题。对于秋*先生的问题,我也可以提供一个故事:十八九世纪有个著名的人口学家叫马尔萨斯,他说人口是按几何级数增长的,所以粮食很快就不够吃了。当代著名经济学家张**教授说他胡说八道!并举例说,中国明朝初期人口是6 000万,现在人口上升了20倍,人均寿命则比明朝时上升了近一倍,但每个人的生活都比明朝好了许多!

我认为,宏观上,在一个地球或一国之内,静态地看,或者从自然资源的自然生成规律与人口增长的矛盾上看,资源是有限的。而正是因为马**先生所言的宏观资源的有限性,我们就更不应该实行城市人口控制,而应该敞开城市大门,让更多的人从农村自由进入城市。

我的理由是:

第一,在人口和资源相对稳定的状态下,城市化是最节约资源、最高效率的人类生存和发展方式。这一点早已无须证明。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城市化已经成为世界性的潮流。

第二,人们往往只看到“外来人口”进城是和城市“争夺资源”,却常常对他们带来的资金、智力、劳动力以及各种创造的资源视而不见。近20年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以珠三角地区为例,改革开放以来有的地区人口增长近10倍,不仅可以发展生存,而且发展生存得比以往都好。东莞20年前人口仅20万,现在400万以上;深圳原来人口不足几万,现在已经1 200多万,而2001年这个时候只有400万。如今这些地方是更繁荣稳定了,还是资源衰竭城市萧条了?有目共睹的事实明摆着,说明城市的人口承载力是可以不断增强的。日本是全球公认的资源短缺型国家,但东京入管局局长坂英德提出,日本要维持目前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就要在今后的50年内,接受3 000万外国移民。他的观点引起日本经济界人士的共鸣。(2004年9月2日《新京报》)

第三,我国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为阻止城市化,已经让我们付出了惨重的环境代价和人口增长代价。若干年前,中科院通过卫星遥感,曾对我国西部12省区的土地承载能力进行了评估,结果表明,西部有1/5的土地承载力处于超负荷状态,严重超载造成许多地区自然生态环境恶化。有人计算了一下,中国目前适宜生存的好地方只有国土总面积的1/3。半个多世纪以来,荒漠化及严重水土流失地区的面积各增加了约1.5倍,中国等于丢失了大约350万平方公里土地。而中科院《1999年中国可持续发展战略报告》显示,中国人每年搬动的土石方量是世界人均值的1.4倍。中国的人类活动具有明显的破坏性,高出世界平均水平3~3.5倍。而据著名经济学家仲**先生的分析,由于二元户籍制使大量人口滞留农村,中国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多生了1亿人口。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日前指出,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的人口从6亿增长到了13亿,多了一倍,而可居住土地由于水土流失从600多万平方公里减少到300多万平方公里,少了一半。

既然城市化是最节约资源、最高效率、最文明、最能有效节制人口增长的人类发展模式,为什么今日中国的大城市普遍以“资源紧张”为由妄图实行“人口控制”呢?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