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背景下的房价开始进入更为迅猛的地域差别时代

2010年5月24日《人民日报》曾刊登一篇文章:《户籍出身和行业垄断拉大收入差距》,文章用极其生动。写道:

赵*在一家国有金融控股集团任部门经理,税后年薪80多万元,加上房补、车补、书费、健身费、休假补贴、补充养老保险及各种临时性的“福利”,实际年收入在百万元以上。

赵 * 的高中好友小灿在中部一个地级市的加工企业上班,企业效益好,他年工资总额4万多元,在当地属高收入。“收入的1/3还房贷,1/3供孩子上学、老人看病。国家说扩大消费,可靠这点儿工资收入,不顶事儿!”他说生活压力很大。

赵 * 的小学同学王 * 仍在老家务农,天暖种地、养鱼,天冷去铁路打零工,一年到头累的要命,纯收入只有2万多元,还不抵赵 * 工作一星期。

三个人收入悬殊的现状,正是目前我国居民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真实写照。

但是,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城乡差别、行业差别等之后,城市化背景下的中国开始进入更为迅猛的地域差别时代,一些城市在迅速崛起,一些城市和乡村在相继衰退。谁能够先行一步,在迅速崛起的宜居城市站稳脚跟购房置业,谁的财富就将迅速升值;反之亦然。由此,中国迅速进入观念决胜财富的时代。因为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人们要的不仅是房子,而是在大城市中的房子,于是人们发了财就会带着钱进城,人口带着不断贬值的货币一齐扎向城市,从农村到城市,从小城市到大城市,就像百川归入大海,源源不断的财富被城市的固定资产——房地产所吸收,于是大城市房价大涨!于是新的两极分化开始了。

比如说,如果两家人在5年前的经济状况相似,都能按揭贷款买房子,一家人买了,一家人没有买,5年后房子升值一倍,结果是出现了两极分化:一家人可以卖掉房子再按揭贷款买两栋房子,另一家人却在“蜗居”甚至是“寄居”在租来的房子里。这公平吗?不公平!合理吗?合理!在这合理而不公平的现实面前,还在“ 蜗 居”的这一家人应该抱怨另一家人剥削了他们吗?不,一房变两房的那家人,其财富增值并不是来自于剥削,而是来自城市化带来的人口和货币的加入,这个加入过程,新进来的外来人口是自愿自觉地认同游戏规则,因为这个城市会带给他们更多的机会。而另一家仍然蜗居的人,只能怪自己的观念落后或者是害怕风险。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先生说: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人们之所以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小富进城,大富进京”,冥冥之中是在追逐城市经济中的新财富。农业社会人们依赖土地,所以富人追求良田千顷;工业社会人们依赖劳动,所以人们崇尚天道酬勤;现代社会是都市文明,发达国家的标准之一就是城市人口比例接近或超过2/3,而城市恰恰是土地和劳动相对较少的地方。这就告诉我们,过去在理论上被假设所排除的流动性溢价,已经逐渐上升为现代社会的主流财富,所以伴随着财富的增长,收入的两极分化日趋严重。接受了这个事实,我们还能通过分配制度来化解由此产生的收入差距吗?答案是:不能。

我的实践经验和思考结论是:在中外历史上都史无前例的城市化进程中,观念决定财富,智慧决定财富。准确判断社会发展趋势,并且顺势而为,勇于承担风险,则想不富都难。相反,畏首畏尾,鼠目寸光,则只有被时代“淘汰”的命运。

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